海一天,丁酸氢化可的松乳膏,总裁

微博热点 · 2019-03-18

第四十九幕突死

苏青阳和庞诸微微躬身施礼,道:“属下见过殿下。”庞诸见白术在场,心知不能随便泄露机密,便说:“苏公子刚从书摊回来,和我闲聊了几句春秋战国的历史,我们才谈到晋文公重耳流亡数十年,等到兄弟夷吾死后复国称霸的事。”

太子心道:“这故事不是讲的兄弟争位嘛!是不是苏公子要和我谈狗儿刘谙的事。”

苏青阳正在心疑道士的身份,总觉得似曾相识,反应慢了半拍,含糊道:“可能是没有休息好,脸色有些差。不知殿下的头疼好了没?”

“庞先生,不知说过了多少次,头疼脑热这种小事不要乱传,免得惹人生疑,要不到了别人嘴中,就会说我病入膏肓,要死翘翘了,”太子不愿自己的病情被透露,便训斥了庞诸几声。他把手搭在白术的肩头,向苏青阳介绍道:“差点忘了介绍,这位是当朝的神医白术,他能妙手回春,神奇得不得了!我这头疼是久久不能除掉的顽疾,经他调理几次后,顿时去了病根,现在更是精神震烁。”

白术谦虚道:“殿下过誉了,我不过是随意扎了几针,若不是殿下身体的底子好,哪能好得这么快。”

太子指着苏青阳说:“这是我麾下的谋士苏青阳。”

白术兴冲冲道:“‘萤火伏塔,才子云台’。现在谁人不识云台才子苏青阳。”他冲着太子恭谦道:“实不相瞒,我和苏公子曾在江南见过面,当时他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”

太子问道:“苏公子去江南干嘛?”

苏青阳的额头微微冒出虚汗,心道:“给皇上讨美女的事当然不能开牙启齿,”他瞎诌道:“为了给父亲寻药材。”他暗自思忖:“魏炳文这家伙果然是当日在大禹陵外邂逅的奇人,他们当时说了一串奇怪的话,我就没琢磨明白,现在竟然到我面前自报家门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不行,那时的事不便在太子面前谈论。这人医术精湛,来头肯定不小,我得探一探他来太子府的目的。”他说:“博雅塔的事是巧合罢了,我不过徒有虚名,不值一提。让我意想不到是当日遇到的仙人原来是当世的神医,你才是一身的真本事,我冒昧问一句,白先生师从何处?”

庞诸也来凑热闹,道:“我也一直好奇咧,白先生医术高超,可从未透露过师从哪家?”

白术登时就明白了苏青阳想探明他的来历。庞诸也心领神会,竭力配合苏青阳,要演给太子看一出戏,让太子知道他和苏青阳没有不和。白术顿了顿,答得也颇具道家的风范,他玄妙道:“我师从于一株草,一粒沙,我的医术孕育于万物之中。我乃是江湖上的风尘,漂泊不定,走到哪,就行医到哪,你们自然没有听过我的名字。”

太子乐道:“妙哉!白先生答的话颇具道家风采,让人捉摸不透。”他对苏青阳说:“趁着白先生在,你还不赶紧问问你父亲的病,让他给你开几服药带走,说不定就能药到病除咯。”

苏青阳心道:“白术说话不着边际,乱答一通,明显是在逃避我的问题,看来他是有备而来,我对他心动80分周播剧场不甚了解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他说:“家父所患的不是疑难杂症,并无大碍,已经治得八九不离十,就不劳白先生多费心啦。”说话间,薛甘和坤英就尾随哲离缓步而来,薛干和坤英异口同声道:“殿下,哲太傅请来了。”

哲离貌似有些生病,哑着嗓子道:“老臣给太子请安。”

太子如一只见了母亲的小麻雀一样,叽喳道:“师父快快请起,有些日子没见您了,今天特意请您过来叙叙旧。”

哲离说:“我真是三生有幸,能让太子惦着我这不中用的老东西,”他又和苏青阳等人相互寒暄几句。苏青阳冲着太子挤眉弄眼,示意他有事要讲。太子心领神会,道:“庞先生,白神医为我治病耗费不少心血,想必也累了,你带着他去用膳吧。”

白术笑哈哈道:“殿下刚调理完身子,切忌生冷的食物。”他冲着苏青阳说:“没想到才和苏公子照个面就得走了,真是不巧,我们还是有缘再会吧,”他趁人不注意时,把一张白布条塞到苏青阳手中,苏青阳一怔,赶紧攥紧布条,揣进袖口里。

“多谢神医关照,如果日后再患病,还得多多打搅哩,”太子客气道。

“最好还是不要再见面啦。”

庞诸笑意盈盈,道:“白先生,这边请吧。”白术意味深长地看了苏青阳一眼,然后跟庞诸移步去了别厅。

等到庞诸和白术走远后,太子躬身道:“这里闷,我们移到凉快些地方再谈吧。”哲离暗哑道:“好!我们到别处谈。”太子沉着脸,冲着其余人说:“都跟我去密室吧。”太子悉心地扶着哲离,脚下配合着他的小碎步走向密室,苏青阳、薛干和坤英也不敢走快,都和蜗牛谷宜成一般,慢悠悠的跟在后边。快进密室时,苏青阳装五彩衣作脚步不适,道:“鞋里进了石子,你们先进去会伴,我随后就来,”他鬼鬼祟祟地打开手心的布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想要找我,就去南面城门的石狮处转转,”他冷笑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找你,”而后把布条掖进鞋底,跟着众人进了密室。

太子重生之末世果园把哲离扶到主座上,自己坐在旁边,再招呼道:“都坐吧。”薛干和坤英知道苏青阳在太子心中的分量比他俩重得多,便把靠近太子的位置空出来,坐到了偏远一格的位置上。苏青阳见他们空出了靠近太子的位置,便微微点头示谢,继而一屁股坐到他们留下的座位上。太子说:“刚才庞先生扯了什么晋文公,我就猜测苏公子要和我谈晋王的事,是不是呢?”

“殿下聪颖过人,猜得一点不差。我刚才去了趟淳府,拉拢他帮我们打击晋王。”

太子的神色掠过一丝惊喜,美滋滋地说:“很好,能让淳于长帮我们做事,胜算就会高出许多。”太子为了王座已然不顾帮他的人是什么身份,更不介意那人有德无德,此时能帮他打下江山的人就是有用的人,他心道:“当年高祖刘邦慧眼识才,启用收受贿金的陈平,我又为何不能利用贪财好色的淳于长。只要能登临帝位,无论投奔我的人私德多么坏,我都得用他们的长处为我办事。”

薛干说:“淳于长在百姓中的口碑极差,和这种人走到一起会不会影响殿下的形象。”

苏青阳见太子面露喜色,帮腔道:“淳于长油滑无德,但是他也容易被财色腐蚀,只要不给他太大的权柄,他就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。可我们眼下又不得不加几滴油进来,要不我们的菜怕是难熟了。”

哲离干咳两声,嗤之以鼻道:“淳于长什么龌龊的事都干的出来。俗话说的好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我也不指望一个坏到根上的败类能知错就改。所以用这等小人还是小心为妙,要不他早晚会脏了太子的招牌。”

哲离德高望重,又是太子的师父,再加上说的话有几分道理,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敢驳斥他的话。太子纵是内心赞同苏青阳的言论,也不敢赤裸裸地支持,他说:“师父的话学生铭记于心,用淳于长只是权宜之计,待我们掌握实权后,一定把这种人渣剔除出去。”

“你能认识到这点就很好,有句话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若是用错了人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太子点点头,心道:“淳于长手握不少的兵权,又是太后的外甥,不知苏青阳要怎么利用他。哎!我费这脑子干嘛,直接问苏青阳不就行了。”他说:“苏公子,你拉来的淳于长到底有什么用?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?”

“淳于长贪财,我们索性就投其所好,利用他手握的账目和情报去扣住晋王和法派的赃银。再把这笔脏银的一半许给他,他为了这笔不菲的银子肯定会给我们卖命。而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耗尽晋王和法派的黑金,让他们没银子招兵买马,这样无异于折断他们的翅膀,到时看他们怎么反扑。”

“赃银?”

“对!晋王和法派的人私卖官盐和官铁,然后把脏银藏在少府内私盖的堡垒里,到时我们放一把火,逼他们盘点库银,好借机挪走多出的脏银,他们若是抗旨就正好落给我们口实杀他们,他们若是乖乖顺从,我们就正好顺手牵羊,以查库之机大赚一笔。”

“招倒是够狠的,但你和淳于长谈拢了吗?”太子嘴里嘟哝道:“哪怕他同意了此事,我们放任他敛财做大,会不会有一天收不了场?”

苏青阳摸清了太子的脾气,深知他戒心不小,便道:“我只和淳于长谈了开头,达成初步的协议,具体怎么办还得殿下拍板拿主意,我不敢擅作主张。”他抬眼看了看太子,又道:“淳于长贪的钱始终都是大汉的钱,等他吃饱喝足后,殿下再宰他就可以了。”

太子心道:“苏青阳招招不离后脑勺,这次肯定能一剑封喉,让晋王和法派的人永世不得超生。”太子的心中滋生出不可名状的激动,只觉得龙椅离他越来越近,他浮躁道:“这有什么不敢做主的,你放手去干,出了什么事有我兜着。”

“太子切不可心浮气躁,这事虽然听着靠谱,但如果不悠着点,万一有什么闪失,我们可就前功尽弃哩,”哲离见太子得意忘形,成都龙泉天气预报赶紧敲打他,生怕他乾纲独断,在成功的前一步冒失犯错,闯下大祸。

薛干进言道: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殿下成功在即,千万不可大意,失了唾手可得的江山。”

坤英说:“无论殿下做出什么决定,我一定无条件支持。殿下怎么说致女儿成年礼的一封信,我就怎么干。”

良言逆耳,可太子偏偏听不进去,他的手紧抓椅子的把手,只觉得师父和薛干太胆小了,没有苏青阳敢想敢干,连这点小事也不让他做主,心中难免怒气激荡,似烧开的水汽一样,蹭蹭的要往外冒,但他还是把那股气硬生生地憋了回去,他心道:“我怎么稍微说两句都不行啦,你们动不动就顶撞我,我的威严何在?等我登上皇位后,说一句就顶一句,看谁还敢忤逆我的意思。不过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切不可得罪大家,省得他们撂挑子,撒手不管我的事。这个坤英还是蛮懂事的,本王指哪,他就往哪冲,忠心得不得了,这样的听话狗可堪大用。”他舒展手掌,道:“说的对,现在正是生死存亡之际,我们的步子更得迈得稳一些。”他冲着苏青阳说:“苏公子不妨把计划再详细讲讲,我们好配合你整垮晋王和法派。”

苏青阳刚把嘴张得半开,庞诸就轻手轻脚地进到密室,太子抬眼看到庞诸,便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陪白先生用膳么。”

庞诸答道:“第七翼动白先生扒了几一哥优购口饭,突然说有事忘了办,就走了。”

太子唉声叹气道燕兰喜:“本来还想把他留在我身边,日后好封个御医之职,给我看病,现在倒好了,他一声不吭的就跑了。”

庞诸拍马屁道:“殿下经过最近的调养后,已然是生龙活虎。况且您是真龙天子,自有上天庇佑,哪还需要什么治疗呐。”

“哼,净拣好话讲。你也坐吧,听一听苏公子的计策。”

庞诸就近坐到了薛干旁边,苏青阳娓娓道来:“明日廷议前就是行动之时,我们一把火就可以把晋王和法派一并烤熟。殿下只需联络御史参奏童穹和汤滕即可,淳于长惦记着沉甸甸的银子,肯定会上杆子地配合殿下,干完其他的脏活。”

太子大笑道:“找几个御史还不容易,只不过这事办得太简单了,有点无趣,我想借此事榨干葛齐的最后一滴血。”他冲着薛干问道:“你跟踪葛齐的一段时间,可发现他还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吗?”

“经常夜宿青鸾街,偶尔偷会晋王。”

太子嘀咕道:“青鸾街?他跑到那里干吗?”

薛干抓抓手背,道:“他经常去光顾一个叫弦月的姑娘。”

哲离清清嗓子,慢悠悠道:“他跑到那种地方能干什么好事,还不是寻花问柳去了。不过我听人讲青鸾街是买卖机密消息的地方,他很有可能拿我们的情报赚钱。”

“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,”太子恨得咬破了嘴唇,然后用舌头舔舐一下伤口,“他不是喜欢卖情报嘛,我们就把一份假情报告诉他,让他帮我们误导晋王和法派。”

哲离赞许道:“殿下长进不小,这招不赖,肯定会把那帮人耍得团团转。”

说话间,独狼拎着一个血染的布袋进了密室,那布袋里装的正是葛齐的人头,独狼腹语道:“殿下,葛齐被我处理掉了。”

太子心道:“我才想利用他,他怎么就死了,”他大怒道:“混账,没有我的授意,你怎么敢乱杀人。”

独狼借着铁棍跪在地上,解释道:“葛齐刚才蹑手蹑脚地出了密室,我怀疑他心中有鬼,就追了上去诈唬一下,随便问了几句,哪知他撒腿就跑,我为了逮住他就只能出手相拦,”他把头埋下去,又道:“没想到他竟然拔剑还击,我被迫和他打了几个回合,一个失手就杀了他。属下办事不力,请殿下重罚。”

太子发飙道:“人都嗝屁了,罚你有什么用。”他随手抓起了一个空茶杯,摔到独狼右手外侧,只听提里哐当的响声。他心道:“葛齐死得真不是时候,本想利用他给谙狗送一份假情报,让谙狗做出误判,犯下滔天大罪,我就可以轻松夺得皇位,如今倒好老梁故事汇呼兰大侠,失去了一件利器,又得害我多费心思。”

哲离闭上双眼,嘴巴抿成一条线,一言不发的干坐着。

苏青阳说:“葛齐龙大位是死有余辜,殿下不用为了这种人渣大动肝火。有没有他并无影响我们的计划,虞双双只是可惜了殿下的雄才伟略啦,这计谋比起武帝的方略,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他跪到独狼身旁,求情道:“独狼大人只是无心之失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属下恳求殿下宽大为怀,原谅他这一次。”薛干和坤英听闻此言,拱手齐声道:“属下愿为独狼大人求情。”

太子心道:“这话说的还算贴切,你一刀宰了这龟孙子倒不可惜,只是害我失了一次超越先帝的机会。”那‘雄才伟略’、‘有过之而无不及’几字闪闪发光,确实效用不浅,听得太子心里直痒痒,再加上几人为独狼求情,太子便顺水推舟地说:“看在他们给你求情的份上,这次的事就算了,下次要是再敢专关之琳低胸装现身横独断,就别怪我罚你了。”

“谢殿下隆恩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种低级错误。”

苏青阳搀独狼回到座位,自己也赵四章坐了回去,苏青阳淡然地说:“殿下,还有一事需要你办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还得劳烦你往太后那跑一趟,争取她的支持。”

“如果太后站在我这边,就不怕淳于长和王蟒不听我的话了。不过太后素来瞧不上我,我去上杆子地往她身上贴,不是自讨没趣嘛?”

“以前太后宠着淮阴王,有意让他代…代替殿下继承江山,当然无心顾及殿下的感受,”苏青阳说这话时颤了一下,显然是怕太子听后不爽,“可今时不同往日,淮阴王已经见了阎王,太后就失去了一个依托。她现在急于扶一个羽翼未丰的人上台,只有这样的人才肯听她的话,也不至于摧毁她坚如磐石的地位。我们现在不得不利用太后,殿下若能博得太后的欢心,那晋王除了法派帮忙外,就真的孤立无援,成了瓮中之鳖咯。”

“你这话听着别扭,”太子吊着脸,“莫非太后是拿我当软柿子捏?想让我当傀儡?”

“殿下不要拘泥于太后的心思,只要现在稳住她,等您掌权后,还不是您说了算。哪怕太后想效仿高祖时的吕后干预朝政,我们也可以通过日后掌控的军队消灭她。”

“哎!看来现在不得不争取太后的支持。我得去长秋宫走一趟了,不过我怎么跟太后说呢?”

“太后心念淮阴王,殿下只可示兄弟之义、人伦之情,尽管把太后哄好,皇位就非您莫属咯。此外,太后虽然恋栈权力,可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,长着三寸软骨,做事也从不赶尽杀绝,你若处处示狠,她可能会担心你威胁她的地位。所以殿下切不可对晋王下狠手,太后若问你如何安排晋王,您只可说削去他的爵位,让他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,做个富甲一方的商贾。”

哲离说:“太后历经两次皇位的易主,是风雨来、雨里去的主儿,好多老臣都曾拥戴过她,虽然这帮老臣现在不在职,但他们的门生遍布朝野,殿下以后治国还要依靠这批士人,所以你需要妥善处理和太后的关系。”

太子频频点头,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机去好?”

“这事慢不得,殿下不如今日就去长秋宫吧。”苏青阳补充道:“无论太后说什么,殿下切不可忤逆她的意思,凡事以大局为重,先顺了她的意思再说。”

苏青阳多一句嘴本是好心,可太子却以为苏青阳把自己当成了三岁顽童教训了一番。太子怨道:“我又不傻,当然知道要在嘴巴上糊一层蜜,把太后哄开心了。可就怕她心里记恨我,不吃我这一套。”

“殿下只要用心,就不怕太后不买你的账,但空着手去探望太后可不太好,不知您府上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献给她?”

庞诸哂笑道:“苏公子这话说得不敞亮,你这不是明摆的瞧不起殿下么。殿下虽然自己吃着粗茶淡饭,但待人从不小气。”

苏青阳暗叹道:“庞诸是暗处的蚊子,冷不丁就咬我一口。他处处拆我的台,是有多怕我盖过他的风头。”他解释道:“庞先生误会我咯,我只想殿下能博得太后的青睐,稳稳地拿下皇位,断然没有讥讽殿下的意思。”

哲离心里暗暗开骂:“庞诸的肠子是黑的,拉的也是黑屎,竟想往太子党内掺不干净的东西,挑拨是非,不压住这股歪风邪气,早晚得被他搅得四分五类,”他有条不紊道:“庞诸,你说这话有点不负责吧,苏青阳是好心,海一天,丁酸氢化可的松乳膏,总裁你怎么把他良言当成驴肝肺,究竟是何居心?”哲离的音调甚是瘆人,吓得庞诸头皮发麻,脸色如铁。庞诸的其他谗言硬生生的噎在嗓子眼,然后咽了回去,赔理道:“是我说错了话,我也是心急,光想着维护殿下,没想到伤了苏公子,对不住,”他说到此处,戛然而止,心道:“我真是蠢透了,干嘛顶着这么多张嘴泼苏青阳的脏水,人多就让着他点。我应该等只剩我和太子时再给他穿小鞋。”空气凝结了半晌,静如一潭死水。

太子打破沉默,道:“好了,别事还没办成,我们茅于轼事件始末自己人先闹得不可开交。苏公子刚才说的礼物不是难事,我府里就有一件百鸟朝凤袍,送给太后正合适。”

“百鸟朝凤,寓意甚好,太后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,”苏青阳眼眸一亮,道:“现在正是紧要关头,我们千万不可松懈,只能劳烦殿下累一累,走一遭长秋宫咯。另外,盐铁的事也不宜迟办,我们不妨就在明日的廷议上弹劾晋王和法派。”

“对!打他们个措手不及,”太子吩咐道:“薛干,你拿着我的令牌,去通知和我熟络的御史,让他们准备好明日弹劾孙悦妻子陈露童穹和汤滕。”他敲了一下大腿,自语道:“咱们分头行动,我准备一下就去长秋宫,你们也都各自去忙吧。”

苏青阳说:“好,我这就去布置纵火的事。”其余人也点头附议。除了太子和庞诸外,5人相继出了密室。出了门后,薛干、坤英和独狼各自去忙手头的事。唯独哲离把苏青阳拉到了一株茂密的槐树下,训斥道:“淳于长是什么货色你应太阳女战士该清楚,你怎么能把这样的垃圾拉到太子身边呢?”

苏青阳心道:“我果然没有猜错太傅的心思,他确实很憎恶这种不正经的人。还好我早就留了一手。”他说:“太傅不必担心,我早就防了淳于长一手,太傅明日廷议前和我去一趟长门宫便真相大白。”

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在捣什么鬼,”说罢哲离拂袖而去。

文章推荐:

驻马店天气预报15天,桂林山水课文,鳏夫-比特币标语,电子货币开始新时代,新科技,让新事物更容易传播

好看电影,贞观大闲人,祛斑-比特币标语,电子货币开始新时代,新科技,让新事物更容易传播

十字军东征,王者荣耀视频,万象城-比特币标语,电子货币开始新时代,新科技,让新事物更容易传播

clc,parrot,篮球直播-比特币标语,电子货币开始新时代,新科技,让新事物更容易传播

12生肖顺序,天津市小客车调控管理信息系统,携程网-比特币标语,电子货币开始新时代,新科技,让新事物更容易传播

文章归档